曝光头条:伊利全优奶粉汞含量异常
下载APP
关注我查查
商家后台
首页媒体报道报道详情

我查查CEO赵立新:要在条码上加入彩色信息

来源:我查查 时间:2014-08-28

        新浪科技讯 8月27日下午消息,2014年中国互联网大会于8月26日-28日在京举办。我查查CEO赵立新分享了《大数据时代条码技术的便民应用》。赵立新指出了二维码的问题和突破方向,并介绍了我查查的业务现状。


  赵立新称,“目前我查查的核心优势是扫描的技术,特别是在定焦上面,可以用定焦方式识别二维码。”

  以下为赵立新的演讲全文:

  赵立新:我今天稍微讲一下在大数据时代我查查的便利应用。我本人是做芯片设计的,所以我本人讲的可能不是那么接近互联网的热题,希望大家提出自己的想法。我查查公司其实是从一个芯片设计项目里面做出来的,我们2009年开始用芯片直接识别条码,做低端的TechPhone(音译)里面,推出来以后受到大家的欢迎。然后我们2010年做到APP上面,经过四年多的时间,我们做了很多的版本,我们下载的用户也到了亿的级别。我们当时没有想到在APP上大家会喜欢这么一个小小的应用,因为我本人其实相当多时间都是在做设备。

  我查查能做什么呢?我们原来想做一个芯片,这个芯片可以提供一个应用,我们的想法跟现在的不一样,我们是想用这个差异化的应用推动我们芯片的销售,可能后面我们芯片并没有做出利润或者销售来,反倒是这个小小的APP在扫描比价的地方大家非常的喜欢。我们可以通过扫条形码,扫这个商品,从这个商品可以找到每一个超市这个产品的价钱,也可以连接到国家的质监药检的数据库里面。我们很早开始做二维码,现在的手机都是高端一点,其实早期是没有的,在中兴的第一款千元智能机的时候,只有我查查的扫描的技术可以识别二维码。我们当时在中兴和华为的机器上预装是免费的,我查查有一些现在很多的功能,我们也有一些海报。我觉得目前的核心优势是我觉得我们扫描的技术,特别是在定焦上面,我们可以用定焦方式识别二维码。特别是在定焦识别上,我们跟海外的技术做了一些。刚才周总讲到创新的问题,我本人名字叫赵立新,我是我查查,我这个名字就是文化大革命,国家说破旧立新,但是,创新这个东西,我觉得很多领域都非常重要,我是做IT设计的,其实我们每一款芯片有很重要的一些创新的东西。技术的难度也非常大,但是,网络这边我觉得也有很多要创新的。特别是我个人觉得,条码,特别是大家可能对现在商品上面的最标准的EV条码,大家可能重视都不是很够。

  我觉得可能现在O2O出来,大家对二维码很流行,但是我个人觉得,其实大家可能对于EV(音译)条码的重要性可能很多人不是那么认识。一维码发展了40多年的时间,它有上百万的用户,上百万的厂家,更有上百万的店家用这个全球统一的条码。二维码有很大的问题,二维码没有一个组织控制一维码码的标准,二维码其实是非常混乱的。说二维码可以自付,有人说自付有什么问题,这个是问题。而这个一维条码是有一个全球的组织,我觉得一个码如果没有一个组织的控制是不行的。所以,一维码有这个特点,一维码是全球统一的。第二个,一维码整个的设备,我们全球有上百万的企业,上百万的店家用这个设备,所以这个设备要更换掉,这是不现实的。所以,我查查在今年,在中国我们办了一个很重要的专利,我个人认为可能是条码技术应用中一个很重要的突破,我们在黑白的一维码上面叠加上彩色信息,我们推出了一个叫做兼容的概念。大家知道最早我们要产生黑白电视机,在黑白电视机的时代,怎么样做彩色?

  我们的彩色电视机首先要有彩色电视机的信号发出来,可是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机器都是黑白电视机,黑白电视机怎么样看彩色电视机的信号,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级的难题。但是,我们那个时候我们很多做通信的前辈们想出了一些在色度,在他的灰读信号上面,叠加正焦的色度信号,这个方法解决了这个难题。我个人觉得,我们也提出了这么一个叫做彩色,我们叫我查查彩虹码,这个在彩色,在色度上面,在灰度上面可以兼容今天的黑白码,彩色可以叠加更多的信息,很希望大家用条码做物品的追踪,我们正在跟国家的一些很重要的机关,比如国家的编码中心和一些企业合作,我们推出一个叫做彩虹码。今天很多人也问我,我查查做条码做的非常早,你们觉得这个技术是不是有创新?大家知道我查查这个生意做的不是很好。移动互联网我们有几个亿的用户,我查查还比较少,就有几个亿的用户还亏钱的。

  是不是有一些突破?我个人认为,包括我查查我们非常相信,在现有的EV码环境上面,叠加上彩色的信息获取是今后一维码应用的一个很大的方向。当然,这个东西比较创新一点,大家看一下彩色一维码,它既能够跟以前的系统兼容,又能够实现商品的溯源,防伪,包括批号的追踪,这可能是比较不错的技术,我们也希望大家感兴趣我们可以做一些合作。我查查的数据库,我们很多人问我查查这么多的价格信息是怎么得到的?目前来说我查查还是有相当的数据是靠人工的方法在线下超市采集到的,这也是我查查费用非常高的地方。当然,我们有大量的数据对接,因为跟商家合作的一些数据对接,当然我们还有一部分是在网络上抓取的一些价格,那是因为我们大家知道价格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叫做价格是动态的,还有它是一个区域化的,不同地方价格不一样。还有一个它价格信息是很难获取的。所以,我查查是花了很大的精力和很多的资金多了一个中国最丰富的价格库,我们差不多有九千多万的商品信息,覆盖差不多32个省和400多个城市。


  我查查后面的发展,我查查我们的理念是要打造一个公信力平台。第一个价格,用我查查比价,我们可以看到超市,线上线下,都可以看到真正的价格是什么样的,不是每个人都说自己是最一样,这是不现实的,首先价格方面它有公信力。第二个,我查查希望推广一维码,特别是彩虹码,或者二维码这些技术,来实现我们产品的溯源,追踪,因为中国的食品,包括商品的品质问题非常大,我自己是做企业的,我做IC设计,我们在IC里面,我觉得是全世界最复杂的制造管理,因为只有我们的工厂,大家知道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工厂。一台设备都是一个亿,一个工厂下去都是200个亿,它所有的设备,所有的生产制造流程都是可以追踪的,每一个芯片背面是有标号的。所以,我觉得可追溯性是提高一个国家的工业,提高一个产品的品质最关键的东西。我希望用条码这个技术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

  建立一个专业的、有公信力的信息平台,为不管是政府的管理也好,还是商家、厂家、消费者都能高效的得到这些信息。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条码我认为用光学方法追踪商品,追踪物流的过程是最便捷,最省钱的。我也在做芯片的包括RFID的设计,大家不晓得RFID,RFID的成本,包括天线,以及芯片的成本现在已经讲到非常低了,芯片大概4分钱,天线大概3分钱美金,不管怎么样,它要4、5毛钱人民币,可是我们印一个条码,可能一分钱都不要。所以,我个人认为,用光学的方式去识别一个特征码,不管是一维的还是二维的,利用这个特征码取得非常精准的信息一定是这个社会发展的一个趋势。希望大家每一位都想想,谢谢大家!